徐福开,从未如此焦虑,亦未如此富裕,中原作家_生活_凤凰城娱乐

凤凰城娱乐

徐福开,从未如此焦虑,亦未如此富裕,中原作家

  • 日期:2021-02-17 23:36:44
  • 来源:凤凰城注册
  • 编辑:小狐
  • 阅读人数:468

徐福开,从未如此焦虑,亦未如此富裕,中原作家(图1)

今夜,我只想把你写进诗里

“梅英疏淡,冰澌溶泄,东风暗换年华”日子悄没声息地变换,转眼间已是春来。

是谁挥洒笔墨,半梦半醒中,沿着文字的路途寻觅你的芳迹?是谁度稀薄月色,饮相思成泣,声声若清风徐来?是谁把心中无限往事说尽,如琵琶琴弦轻诉,而止于皓月、明镜?

梅花吐蕊,沐雪展颜,微微春寒携一缕斜晖行走。我想去看你!

我想去看你,你总说来日方长。当我闻到东风送来的第一缕馨香,你却在另一座城市欣赏春的百花齐放。于是山南水北,路远流长,我又等在了文字的这一端。

我想,想把你写成一首歌,温柔倔强,却转眼如烟,于耳畔不绝回响。许是一缕灵犀,此时此刻我忽然低吟起《水调歌头》纵然没有明月,亦可以千里婵娟。

今晚无月。我仿佛又回到了寻常的平淡,举杯共赏的希翼流淌在苏翁千载不绝的诗行间,一吐为快。

当晨曦漫过花香幽径,我凝视着春芽上含笑的露水。欣慰?感激?还是不舍别离的泪水?无论我的文字或深或浅,或冷或暖,内心都蓝莲花般纯净。—有你,我便寂静,安详。

我多么想,多么想去看你。可是,我的时针,已经与你相差了六百三十五公里,为此,我让我的诗带着明天的太阳去温暖你拥抱你,你,看见了吗?

等我,等我长成一颗大树;等你,等你赞我一声良木。

我从未如此焦虑,亦从未如此富裕

彳亍在锈蚀的人群,不敢执笔。

恐慌、迷茫,是否有人和我一样?有着清亮的眸。

许多事,注定无法绕行。

东京梦华,时光碎了一地。若是璞玉,经年打磨,定能呈现出光泽。

在迷醉中清醒,还是在清醒中迷醉?

我,从未如此焦虑。

叹年来踪迹。脚,扎进酱缸牢炉,发酵、生根。

俯仰古都的江河,褒贬自有春秋。

我在一呼一吸间念天地之悠悠,从山撤退到龙亭,爿一的话晃动着杯中酒,如影随形。

十一年,我重新端正对万物恭敬。瞥见一点点光,正在归零。

重启。我不会在意,投过来的目光如锋芒,似针刺,根根击中。还好,有痛。一个“我”在路上走着,另一个“我”在梦中醒着。

我,亦未如此富裕。

当天空俯瞰大地,在它阔达与宁静注视下,万物皆微小如尘。

浪花淘尽历史和印记,旧的诗篇,锈迹斑斑,看见是那么低,那么空寂。它演绎着我青春,可我的青春,才刚刚开始。

日月有明。

昨天的月亮很安详,今天的太阳正在升起。该出发了!坦途或者荆棘,我都不愿辜负。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迷醉

迷醉的意思是酒醉迷糊,出自《三国志·蜀志·刘琰传》。

文字

文字是人类用来交流的符号系统,是纪录思想和事件的书写形式。一般认为,文字是一个民族进入文明社会的重要标志。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则认为文字是在阶级社会产生以后才产生的。文字在发展早期都是图画形式的表意文字发展到后期,绝大部分演化为记录语音的表音文字。

延伸 · 推荐

徐福开,笔墨,笔墨从风的指尖铺展开来,中原作家

笔墨,从风的指尖铺展…雪,赶在月光之前飘落,在喧闹的大地上把故事映得皎洁透亮。笔墨从风的指尖铺展开来,心的宣纸上渐渐多了一些印记。雪是洁美的精灵,在穿梭机里重叠,在典籍里凝固,在回音里弥散。坐在教室打...

吴浩雨,遥远的尽头,中原作家

文/吴浩雨遥远的尽头,铺排淅川秀美的风景。丹江湛蓝的天空,两岸洁白的云朵,满山翠绿的树木,蜿蜒的道路,构成一幅美丽的秋日画卷。去仓房要做路程的加法,从南阳到县城118公里,再去往仓房近60公里。交通工...

带鱼这样做 比干炸的好吃5倍 又省时省力省油 做法:煎鱼从未如此简单 带鱼的银色的皮要不要刮掉? 如何挑选带鱼?

怎么煎鱼不粘锅?怎么煎鱼不掉皮?怎么煎鱼不散?怎么把鱼煎成金黄色?鱼档的老板还帮我切成段,放了些海盐进去,心满意足便回家去,做法也很简单,不需要再加任何调味料,直接煎到两面金黄,就可以开吃。材料:1、...

网友评论

提交评论

网站申明: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,与文章无关。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。